在多重因素影响之下,今年以来的全球股市表现红火。截至9月22日,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内涨幅高达17.03%,泛欧斯托克600指数涨幅也高达16.08%。8月以来的全球股市表现出整体回暖的迹象:截至9月中旬,摩根士丹利发达国家指数涨幅为2.1%,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指数也回升1.2%。不过,中国中秋假期全球股市表现震荡,美国、欧洲等多地股市出现大幅下滑。

  随着9月即将结束,全球股市将进入最后一个季度的交易。在第四季度,全球股市能否好花常开还是转入下滑通道,引发市场争辩。目前,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整体来看,今年第四季度全球股市虽有波动但“牛”市基调难改;在多重隐忧之下,美股存在回调风险。

  全球股市喜中带忧

  今年以来,全球多国股市大幅上扬。与去年9月数据相比,当前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高达35%;而同期的英国富时指数、德国DAX指数和日经225指数,则分别大涨了17%、18%和30%。与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全球股市暴跌相比,当前摩根士丹利全球指数已经反弹90.1%,标准普尔500指数反弹98.1%。在全球股市走高之下,除了新冠疫情以来美联储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央行采取的超级货币宽松政策之外,投资者对股市的青睐有加也是原因之一。2020年至今,全球股市迎来大量资金流入。美国银行报告显示,2021年流入全球股市的资金规模不仅创下历史新高,也超过了过去20年来的累计总额。

  不过,近期全球股市似乎出现了筑顶迹象。在中国中秋假期期间,美国、德国和法国等多国股市大幅下滑。美国银行的报告显示,近1周来,有152亿美元从股市撤离,规模为5周高点。虽然美联储尚未正式宣布和启动缩减资产购买计划(Taper),但9月22日,美联储表示,可能将很快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美联储最早将于下次会议宣布对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两大目标的评估结果,并决定是否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美联储在11月初议息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时间表的可能性极大。

  在9月的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也同样表示,将放缓第四季度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购债速度。与此同时,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多国已经开启量化宽松(QE)缩减或终止QE,韩国则率先加息,挪威也很有可能在9月进行加息。随着全球各国央行陆续进行或即将进行货币政策边际上的紧缩,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大量资金流入全球股市的情况很可能即将出现变化。以史为鉴,在2013年末,美联储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之后,全球股市的资金流入动能也随之筑顶,此后一路下行。当前,全球股市资金流动能处于历史高位水平之际,未来叠加全球流动性的边际收紧,全球股市资金流动能筑顶下行压力加大。

  另外,新冠疫情仍是全球股市走向的变数之一。截至2021年9月9日,全世界累计超过两亿人被新冠病毒感染,因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450万人。其中,美国、印度和巴西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分别达到了65万人、44万人和58万人。目前,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内,每天的新冠感染人数依旧非常高,甚至在某些国家创下历史新高。随着2021年秋冬季节再度来临,世界新冠疫情会否恶化,由此带来各种防疫措施升级影响经济复苏尚不得而知,因此全球股市未来一段时间仍将看新冠疫情的“脸色”。

  美股存在回调风险

  虽然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美股迭创新高,但有关美股何时将“盛极而衰”的市场猜测始终不曾停止。日前,高盛、摩根士丹利、花旗及瑞信等国际投行纷纷发声,对美股前景提出警告。甚至有观点认为,美股可能会在10月出现10%回调。经济学家认为,德尔塔变异毒株的蔓延、全球经济复苏疲软或美联储退出刺激政策,都会为美股带来下行风险。另外,美股目前的高估值也导致美股回调风险累积,一旦市场出现负面消息,会令投资者快速抛售美股。

  综合来看,影响美股第四季度表现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美国秋冬季节新冠疫情的变化,考虑到美国推进加强针的注射以及9月中旬气温开始下降,该阶段是疫情是否会再度攀升的关键节点。其二,10月1日后,美国政府债务上限的谈判以及基建和加税等法案,考虑到需要启用“协调法案”,10月1日新财年后将是谈判的关键节点。其三,美联储缩表进程。9月例会会议声明及鲍威尔讲话表示,美联储将在11月初议息会议上宣布缩减资产购买计划时间表的可能性极大。这可能将一次性的冲击美股,并且引发美股急跌。另外,鉴于明年美国有中期选举,今年第四季度美国总统拜登的基建与加税政策大概率会落地。一旦加税政策落地,美股就可能重演1987年10月的走势——在加税等因素作用下美股陷入急跌。不过,美股这波下跌未必会长久,且这波下跌或将能为明年中期选举前美股的涨势提供低基数支持。从历史来看,美股下跌的年份集中出现在每位美国总统上任的前两年。考虑到明年中期选举的重要性,今年剩余时间内美股回调的可能性极大。